金山玉凤

天堂纪念馆:http://www.5201000.com/TT487714893
本馆由[ 180*****749]创建于2019年05月08日

武义剿匪片断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15:03:05      发布人: 180*****749

编者注:浙江金华地区的兰溪、义乌、武义、浦江、磐安等县。

1949年8-9月,华东革大一期学员学习期间,革命形势发展迅猛,如何巩固新解放区政权成为突出问题,各省纷纷要求华东局增派干部。为了既保证革命需要,又不影响学员质量,革大校党委决定采取理论课提前结束、实践课到基层进行的措施,组织形式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,即将原来的二部改编为大队,班级改为中队,小组改为小队。这样可以迅速投入战斗,有利于学员的锻炼和提高。

二部学员基本上到浙江,我们所在的六班120余人组成第六中队,并一分为二,分赴金华和丽水两个地委,我们是去的金华。到10月20日,我们小队终于明确目的地是武义县。   

进驻汤恩伯老窝

10月22日清晨,我们小队踏上征途。武义县是比较偏僻的山区,交通闭塞,当时连到县城的公路也未修通。我们只能先乘交通车到永康县,然后再步行15公里去武义县城,一路坑洼不平,行人稀少,路旁草丛里不时会有野鸡飞起,土地不少是荒芜的。

中午时分才抵达县城。县委同志向我们简要介绍了当地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任务,这里不仅有国民党残部,而且有地方土匪武装。为了安全,这次安排我们去离城较近的白阳区,但大家不能因此麻痹,这里可是的得力干将汤恩伯的老窝,有反动势力基础。随后就给我们每人发1支手枪、25颗子弹,希望我们枪不离身,提高警惕。

次日,我们就奔赴白阳区普岑乡下邵工作点。白天我们分散下村吃“派”饭,各户看不到什么荤菜,蔬菜就是萝卜加芋头,没有新鲜的,就吃腌的。晚上我们集中住民房,3个女的住楼下,在泥地上铺上稻草打地铺,男的则在阁楼上打地铺。由于语言不通,我们就抓紧白天学当地方言,但晚上开群众大会还得带翻译,工作进度较慢。

为了熟悉环境,我们曾到区粮库附近参观“小洋楼”,据说这是汤恩伯的别墅,房子和院子都不大,但比较精致,在当地比较罕见。后来我们又实地观察了汤村,汤村的建筑一般,突出的是那汤家祖坟,那坟堆特别大,围墙特高,有操场那么大,非常触目。

公安秘密配合探匪情

在白阳区有帮土匪,解放初在我军强大压力下曾暂时沉寂,解放军调走后,又不断进行骚扰。在我们去后不久,附近后陈村的粮库就遭抢劫,清溪区工作队在瑶村开会时也遭伏击,一名南下干部牺牲了。土匪还散布谣言,说我们工作队是兔子尾巴,长不了。

为查清匪情,县委特派几名公安武装前来秘密配合侦破工作。有一天晚上,他们扮成土匪模样,到比较偏僻的石峡洞村摸情况。该村一名专与土匪联络的人主动上来询问,公安员出示了“反共救国军XX纵队”的告示及证明文件,要求他立即报告汤村的汤某(匪首),务必在一个月内筹集一批粮食,以供军需。在那联络员深信不疑的情况下,又向他继续了解附近还有哪些可靠的人,结果竟意外发现部分农会主任、村长也是土匪联络员。公安员回来及时反复查实,将那些喝两面水的坏家伙狠整了一下。那个汤村匪首,据说是汤恩伯的堂兄弟。

农民群众觉悟最关键

当时工作中心是剿匪、反霸、征粮,但三者不能割裂开来进行。开始剿匪是基本的,群众被土匪控制,什么工作也难开展。通过前一段清理土匪外围,沉重打击了匪徒的嚣张气焰。接下去我们耐心做被胁迫上山为匪的家属工作,说服他们动员亲人下山,将功赎罪;进一步加强对地富的教育管理,要求他们遵纪守法,切实执行政府关于减租减息、缴粮完税等有关规定。对贫下中农也不放松教育,启发他们提高觉悟,鼓励他们带头缴公粮是最具示范作用的。在贫下中农带头缴粮的推动下,全区征粮任务很快就完成,还推动了揭发斗争恶霸地主陈联双的工作。   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何煜 季秉钧 张志洁



到过这里的访客更多>>